ennead建筑事务所:城市更新在于重叠与新生

2022-06-22 13:34

  ennead合伙人Thomas Wong与Peter Schubert,分别是美国建筑师协会会员与美国建筑师协会理事,近年来在中国打造了众多具有影响力的城市更新项目,为城市更新提供了新的思路。就城市更新议题,两位合伙人日前接受了澎湃新闻的越洋采访。

  Thomas Wong曾深度参与卡内基音乐厅修缮改造工程及新建赞克厅、布鲁克林博物馆入口展馆及广场等国际知名项目,并且为上海奉上全球建筑规模最大的天文馆——上海天文馆。他认为,“重叠”是城市更新应采取的态度,即重新定义建筑类型内容的同时,仍然保留着先前建筑的痕迹,求同存异。

  Thomas Wong: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城市更新最重要的是尊重历史,而非抹去历史。在英语中有一个专门的建筑术语叫“建筑重叠”(palimpsest),指的是建筑师重新定义建筑类型的内容,这些内容仍然保留着先前建筑的痕迹,求同存异。我认为,这是我们在城市更新中应该采取的态度,同时也是弘扬城市悠久历史传承和拼贴未来城市记忆的方式。此外,我还认为这对于向不同社区真实展现城市独特面貌至关重要。

  Peter Schubert:20世纪60年代,城市更新在美国并不受欢迎,因为它更多地涉及到拆迁,并且没有重新恢复特定的城市历史。城市更新意味着城市建筑和城市空间网络获得重生,两者是城市繁荣发展以及打造令人愉悦的居住环境的必要组成部分。它的任务是使公共空间可以像建筑本身一样令人流连忘返。遗憾的是,我认为,很多城区的重塑项目都忽略了这一目标。

  Thomas Wong:关于城市更新,我们探讨的往往是位于城市最繁华地带的空白空间。这些空间年岁已久,修缮改造与新建项目的投资将重振区域活力并激活整个社区。当然,以往也出现了一系列不同的城市更新类型,例如,将工业园区改造成新的商业中心,或者将用于航运和仓储的滨水区改造成新的休闲娱乐区域等。ennead参与了诸多此类城市改造项目,如布鲁克林博物馆入口展馆和新建广场项目,它使拥有百年历史的艺术机构重新焕发活力,并创造了新的社区中心。

  我们在中国也见证了这种发展趋势,如位于上海汶水路210号的综合性厂房项目,ennead将已不再投入使用的工业园区改造成新兴媒体中心。在针对上海宝钢历史性建筑的改造上,ennead也提出了涵盖多种功能设计方案——商业综合体、艺术学校和综合性博物馆等。此外,ennead还参与了上海普陀区桃浦智慧城、临港新片区等大型社区中心的规模开发。

  长期以来,ennead一直在参与“公共建筑对城市的意义”这一不断变化的议题的讨论。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入口和广场以及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罗斯地球和太空中心项目是两个重要案例。这两个项目场地都强调了一种新的关注点,即向周边社区敞开历史机构的大门,吸引人们参与其中,使其更加受欢迎,这不仅利用全新现代化建筑设计,同时也为公共集会和教育提供亟需的公民活动空间。

  在中国,我们也一直在关注一些重要工业建筑的重新定位。在上海桃浦智创城,历史悠久的上海英雄金笔厂旧址如今被改造成集画廊、教学楼、研究所和商业空间为一体的综合型商业用地。以前的工厂向公众开放,作为举办各项活动的场所。如今,工厂建筑被重新定位为综合用途活动园区。在中国,这种将工业历史建筑重塑为当代市民空间的趋势将不断增长。在宝钢,我们有机会将一座美丽的历史工厂建筑改造为上海文化城市中心、活动空间,并营造全新的办公环境。

  澎湃新闻:纽约高线公园是城市更新的经典案例,ennead打造的纽约高线标准酒店获得了美国建筑师协会国家级优秀建筑奖等一系列专业奖项,这个项目为城市更新提供了哪些经验?

  Peter Schubert:与中国一些重新定位的工厂建筑类似,纽约高线标准酒店便诞生于对城市铁路线的重新定位,过去这条铁路线连接周边工厂。事实上,这一转变的关键在于这条铁路线和工厂本身在建筑上是不可分割的,在建筑方面真正体现了城市建筑和交通一体化的理念。

  在高线公园建设的同时,标准酒店的理念得以成形,它继承了传统,整合了多个项目,并模糊了公共空间、酒店和餐厅之间的界限。高线公园成为一条充满活力的市民步行大道,对周边社区进行了重新定义,而标准酒店则高高耸立在公园上方。公园成为酒店南侧的支柱建筑和入口,吸引人们前往体验标准酒店。标准酒店位于街道上方,从街区下方可以眺望酒店的工业景观,这种设计也使光线直接穿透并照射到街道上。

  Thomas Wong:对我来说,理想的城市是一个持续变化的城市。诚然,历史建筑十分重要,但我认为,单纯将一座城市放在历史的“泡沫”中保存,相当于宣告了城市的“消亡”。

  城市要想繁荣发展,就必须充满活力,同时不断地成长和变化。我们既要尊重历史,也要与时俱进,人类也需要不断重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对社区进行相应调整,使其更好地适应我们重视和优先考虑的功能、机构并解决问题。

  例如,可持续发展和节能正在成为城市未来转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围绕城市洪涝或海平面上升等自然灾害的应变能力也是一个重要方面。建筑师的任务是帮助确定如何通过建筑环境来体现上述优先事项,这不仅要通过新建建筑来实现,更重要的是要确保建筑的使用寿命,同时面向城市未来开拓创新。

  Peter Schubert:我认为,理想的城市应体现和谐的理念——建筑和城市空间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并且不可避免地交织在一起。理想的城市应该配备多种项目,实现数字无障碍,改善所服务社区的日常体验,激发并促进居民实现自身梦想的能力。对我来说,理想的城市是能够不断与历史对话,当代文化和历史传承在这里交汇,它是一个始终不断变化的场所。

  所以在很多方面,纽约和上海都是理想的城市。纽约犹如一座文化和商业空间建筑的实验室。一代人的工作建立在上代人的基础之上,而这种代际分层增强了丰富性。我特别喜欢上海的一点是,20世纪早期建筑与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并置。这是一个体现极致的城市,它并不在意建筑规模的巨大差异。实际上,上海的步行体验比纽约更好。这种高层建筑和历史建筑的结合非常有趣,一方面关乎地平面,另一方面关乎天际线。

  关键词

  2022澎湃城市更新大会,上海城市更新,低碳,友好,上海天文馆,全球城市更新案例,ennead,建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