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三甲医院医生举报同行事件再次发酵!当事医生:对调查结果失望!

2021-11-19 20:48:49 来源:电竞比赛押注平台

分享:
三甲医院医生举报同行事件再次发酵!当事医生:对调查结果失望!2021-5-8 9:27:29 来源:医药观察家网 阅读数: 来源:医药观察家网 尽管**卫健委对“北医三院医生反映肿瘤治疗黑幕”一事进行了的回应,但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5月5日,曾公开质疑肿瘤治疗黑幕的张煜医生在知乎再发长文。表示希望就治疗方案是否有违医疗原则这一问题与卫健委专家团队进行公开辩论。 在该帖子中,张煜公开质疑**卫健委的上述回应,并明确表态:“在陆巍事件中,我也同样非常确定,专家团的意见是错误的,关于陆巍医生的治疗方案基本符合医疗原则的结论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同时,张煜请求**卫健委允许专家团全体人员进行一场媒体的公开辩论,在辩论中,如果自己赢了,请求卫健委重新更换专家团,并对陆巍事件进行二次审查,如果输了,张煜不惜赌上自己的职业生涯,让卫健委吊销他的行医执照,终生剥夺行医资格。 在帖子**后,张煜还表示:以前、现在和将来都有相当多医疗不良行为的发生,原因就是缺乏监管,许许多多的患者在遭受没有必要的痛苦甚至因此丧失生命。只有重视这一点,这一切才能改善。医疗**重要的就是监管,不能放任医生为了利益而导致医疗不良行为的发生,这会威胁到非常多患者的生命**。 而此次张煜的再度发声,主要是源于4月27日,**卫健委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卫健委医回应该事件时表示,经过专家和同行的评议,认为治疗的原则基本上符合规范。有关在基因检测、NK细胞免疫治疗方面是否存在不当的利益交换,已请上海市卫健委再进行调查。 对于这起事件的起始,简单回顾一下,在4月2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张煜在“知乎”平台公开质疑医生“蓄意诱骗治疗”,导致“患者生存期明显缩短,家属花费了常规治疗10倍以上”;4月18日,张煜又发表长文,题为《写给我挚爱的**和众多肿瘤患者及家属——请与我一起呼吁,请求**早日设立医疗红线,遏制肿瘤治疗中的不良医疗行为》。 而这次曝光的原因是因为无法接受无辜的患者因为医生的不良医疗行为死亡率升高甚至直接导致死亡,所以才希望通过网络公开的方式逼迫**解决和监管。不过对于**卫健委的评议结果,张煜并不认可,对于事件的更多进展,未来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附:张煜再度发声全文 请求卫健委给予机会让我和专家团对陆巍医生事件进行辩论,**好在全国媒体公开进行 (前言,以下**发言均是我作为中国一名普通医生的个人行为,与我所在医院:北医三院无关,我的单位领导对我已经很好。确实,我答应了我的亲人不再发声,原本只想过和谐安定的生活,但现在是忍无可忍,必须发声,对不起。) 首先,我和陆巍医生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反复指责和控诉就是因为我认为他就是医生中的败类,非常卑劣的、对患者敲骨吸髓的那种。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和奋力一搏,终于被媒体注意,被卫健委重视,我很开心,以为会得到圆满的结局:涉事医生被严肃处理,患者家属得到应有的赔偿,医疗不良行为得到监管。 但是,卫健委的调查结果就如同当头棒喝,明确的告诉我和**人:陆巍医生对患者的诊疗原则基本没有问题,有的只是小错。我真的很失望,也有愤怒和担忧,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这是涉及大是大非的问题。假如连陆巍医生这种胡乱的前所未有的五药联合治疗都是不违反原则的治疗,诱骗患者进行血液NGS测序和未经准许的生物免疫治疗都只是小问题。 我觉得我不需要继续控诉不良医疗行为,反正将来任何肿瘤患者用任何不靠谱的药物都可以说是不违反原则,所谓指南、说明书和临床文献都可以丢到一边,因为不需要参考,医生可以想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拍脑袋想出的治疗也符合原则。 在这里,我想请卫健委的领导们想一想,这个结论其实是在为**的医疗不良行为背书,如此一来,未来中国的肿瘤治疗很可能更没有规范化可言,某些医生更是肆意妄为,医疗不良行为更难被抑制,患病民众的生命权益如何得到保证? 我认真仔细的思考了,很显然,卫健委的领导并不是肿瘤医学专业人士,做出的判断必须依赖卫健委的权威专家团的意见,而不是某一位医生,这是非常合理的决策。但是,在陆巍事件中,我也同样非常确定,专家团的意见是错误的,关于陆巍医生的治疗方案基本符合医疗原则的结论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因此,我非常诚恳的请求卫健委领导允许我和专家团的全体人员进行一场媒体的公开辩论,主题是关于陆巍医生事件中是否违反医疗原则的问题。医学是科学,不是玄学,不会因为所谓专家团的意见就把黑的能说成白的。这个辩论我觉得很有用,可以向不懂真相的民众和受害患者的女儿马荣解释事情经过,这也是给她的一个交代。同时,这也是肿瘤知识科普的很好的机会,可能给非常多的肿瘤患者家属敲响警钟,了解肿瘤治疗中的诊治原则,并注意在诊疗过程中识别出什么样的医生是垃圾医生。 如果我输了,我请求卫健委吊销我的行医执照,终生剥夺我的行医资格,无怨无悔。 如果我赢了,我请求卫健委重新更换专家团,并对陆巍事件进行二次审查,期望得到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结果。并且,我建议卫健委更换**专家团成员,因为他们的医学水平和道德水准不足以代表广大医务人员。坦率的说,我唾弃和鄙视他们的这个决定,并且很可能不是我一个医生这么认为。(注意,和专家团的辩论其实都不算是挑战权威,如果卫健委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希望专家团好好准备,尽量别输的太惨,千万别用罕见的胃癌类型来解释,因为我这里有足够多的罕见胃癌类型的文献,能够清晰的告诉每一个人,不能按照陆巍医生的方案治疗该类型的患者,并且也很确定存在着效果很可能更好、花费显着下降的治疗方案。我真的很期望能有这个机会,能够摆事实、讲道理,用病例、国内外指南和**文献告诉专家团,你们错了,所以得改,并且你们应该感到羞愧,和向全体国民道歉)。 没错,这篇文章,就是我对卫健委的专家团的亮剑,如果还有身为医生的荣誉感,我希望你们能够堂堂正正的回复。 我真心请求卫健委能够答复和允许这场辩论的发生,因为这非常重要,无论是对于民众还是对于**。 除此之外,我会想尽办法赢得更多民众的关注和支持,通过知乎、微信公众号张煜医生等媒体来阐述真相到底是什么。 请求卫健委正视这一点,以前、现在和将来都有相当多的医疗不良行为的发生,原因就是缺乏监管,许许多多的患者在遭受没有必要的痛苦甚至因此丧失生命。只有重视这一点,这一切才能改善。医疗**重要的就是监管,不能放任医生为了利益而导致医疗不良行为的发生,这会威胁非常多患者的生命**。 在这里,我再次呼吁医疗改革,严控医疗不良行为,同时请求更高层领导的关注,事关亿万民众,不可不察。我也请求更多人的关注、理解和支持,只有这样,我国的医疗才会越来越好。 对于医院和医生、患者三方之间的矛盾,其实早已屡见不鲜。在过去的4月份里,也有医院被医生举报。 如:据红星新闻等多家新闻媒体消息,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一位医生举报,该医院骨科和神经外科手术使用的耗材涉及“套标”。将患者使用的固定螺钉为微创钉(长尾型椎弓根螺钉),价格在3696元-3804.5元之间(医疗告知书中标价),换成普通钉,价格在1200-1800之间。期间赚取高额的回扣。 在这种种的医疗腐败事件中,患者作为弱势群体,往往只能相信医生的判断,而其中难免会有某些医生为了利益而不顾患者的生命;归根结底,监管的缺乏或是举报事件频发的原因。所以,无论是张医生举报同行,还是医生举报医院回扣,医疗环境整治还需加快步伐,给患者提供一个“透明”的空间。 编辑:小黄 本文标签:三甲医院医生